永镇仙魔第九百八十一章替我杀了他离开

来源:崇左互联网平台 2020-06-02 06:28

永镇仙魔 第九百八十一章 替我杀了他

秩序者走了,陈羲没有任何阻拦。

本来他和秩序者之间的拼杀就没有任何意义,两个人论境界的话还有差距,但是论实力没有多大的区别,陈羲杀不了秩序者,而秩序者也根本杀不了陈羲。

“有些可笑,不是吗?”

徐绩用异样的眼神看着陈羲,然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我以为在咱们所在的那个陌穹是达不到这种高度的,然而你却达到了。我以为我走在所有人的前面,只有我一个人迈出了那勇敢的第一步,现在看来,原来这一切都是我的自欺欺人罢了。有些时候我觉得真是太不公平了,拼尽全力的去争取以为自己是先驱,可是终究就要走到目标的时候发现那里已经有不少人坐在那无所事事的休息这种感觉真他妈的憋屈啊。”

陈羲摇头:“你还是走出了别人没走出的一步。”

徐绩往后一仰,躺在地上大口的喘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死过。”

陈羲道:“到了现在这个境界,就算是你不能掌握时间的力量,难道对于生死的理解还没有透彻吗?”

徐绩:“说话别这么酸,你现在比我强,你当然可以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陈羲道:“你应该很清楚,我跟你说这些,是给你最后的时间享受生活。”

徐绩微微一愣:“你原来真的想杀我。”

陈羲道:“我不是一个圣人,但我愿意给每个改过的人一个机会,就像迦楼,她也可以成为一个和大家很好相处的人。但是有些人,是不能原谅的,比如你。”

徐绩问:“你对我的仇恨来源于什么?我可曾真正意义的想要杀过你?”

陈羲笑起来:“难道没有吗?”

徐绩也笑:“果然还是有的,所以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能死在你手里对我来说倒也不是最坏的结果。我死之后,能不能帮我做一件事。”

陈羲:“你说。”

“帮我葬在魔域,挨着她。”

陈羲:“她未必愿意。”

徐绩深吸一口气:“是啊,她未必愿意,她曾经愿意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她应该来历非凡,后来想着,她或许只是运气比我好很多。”

陈羲道:“我推测过你们之间的关系,大概是陌穹大帝是秩序者,她一直在默默的关注着那个陌穹,也就是咱们所在的那个小格子。她看到了很多事,甚至连六足虫王水熊一开始屠戮人类她可能都看到了。但她没有去干预,因为她得到的命令就是要任由种族之间的厮杀。”

“所以她必然是很痛苦的,她这个秩序者,需要维持的秩序其实只有一种,那就是不允许出现触及到她这个高度的修行者。所以她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应该都是痛苦的,然后她发现了你和魔祖。邢彻和你之间的友情,应该是吸引她的一个缘故。而且当时你们两个那种天分,也是一种缘故。”

“她主动接近你们,是因为她能从你们身上感觉到温暖。然后她发现,她的接近却造成了你们两个之间的决裂,所以她更痛苦了。她试图弥补这一切,甚至把这一切都归咎于自己。她渴望靠自己的努力来改善你们两个之间已经破损的关系,但她失败了。因为她即便观察了那么久,还是忘记了人类身上最大的两个贪婪的根源。”

“第一是男女关系上的自私,第二则是对统治的追求。你和邢彻都喜欢她,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而你们喜欢她的目的,当然也有很大一部分是想得到她的力量。”

徐绩苦笑:“你这个时候说这些,是想看我的笑话吗?”

陈羲摇头:“我只是在说,你该死的理由她离开了你,试图帮助邢彻真正的康复,以她的实力,是能够做到的。”

说到这的时候,徐绩的脸色忽然变了:“对啊我怎么就忘了呢。她是秩序者,和刚才那个秩序者是一样的强大。刚才那个秩序者掌握着时间的力量,她当然也掌握着时间的力量。所以她完全可以把时间倒转回去,回到我和邢彻认识他之前但她没有那么做,为什么?”

陈羲问:“现在你还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自杀吗?”

徐绩的脸色越来越白:“是了她一定是想那样做的,但是被某种强大的力量阻止了。因为那种力量知道,我和邢彻一旦决裂,就是两个还算强大的势力之间的对决,只要这种对决长期的延续才去,那么就会有很多很多的人死在战争之中。这正是那种力量,或者说那个人想要的。”

陈羲点了点头:“造物主造物主一定是感受到了当时发生的事,又或者是她告诉了造物主。她是一个忠诚的手下,所以她决定把你们俩带回从前的时候,先去请示了造物主。但是造物主拒绝了,下令不许救治邢彻,然后这就造成了神族和魔族长期不断的战争。”

徐绩道:“是啊,刚才你说过,造物主病了,需要大量的血气来修补自己。可能这么多个小格子里那么庞大的种族,不断的战争产生的血气也就够勉强维持他活着的,所以神族和魔族之间长期即业主加工程监理和设计、施工总承包的项目管理模式。秦山核电站二期工程项目采用的就是与此类似的管理模式。的战争对他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于是他拒绝了她,并且促使了魔族和神族的敌对。”

陈羲嗯了一声:“所以陌穹大帝是痛苦的,她开始怀疑自己的主人造物主。当这种怀疑出现的时候,她的内心饱受煎熬。她之前的痛苦是因为你和邢彻之间的决裂,后来又加入了对造物主的失望和质疑。一个忠心耿耿的手下,怀疑自己的主人,这种痛苦也是可想而知的。”

徐绩借着说道:“她知道神族和魔族再也不可能恢复关系了,所以想到了自杀。她自杀,第一是因为对我和邢彻的内疚,第二是对造物主的内疚和抗争。她觉得自己不该去怀疑造物主,但她怀疑了,所以内疚。正因为她怀疑了,所以她要抗争,那就只能选择自杀。”

“她选择了死亡,以这样的方式来阻断神族和魔族之间的战争。她将自己的身体化作了黑金山,让神族和魔族永远也不会相遇。”

陈羲道:“以死抗争。”

徐绩的脸色已经白的没有一点儿血色,他发现自己醒悟的真的是太晚了。

“我,徐绩真的没有资格死在她旁边。”

徐绩躺在地上,抬着头看着天空:“她是一个秩序者,她有着永生不死的寿命,有着只比造物主低的地位,她可以长存于世,可就因为我和邢彻,她选择了死。”

陈羲道:“所以在魔皇之墓里,我看到她的那种元气所化的影子的时候我就在想,她当时选择自杀的时候,是多么的痛苦不甘和绝望。”

徐绩道:“我想,我应该回去了。”

陈羲问:“回神域?”

徐绩道:“我该死,我知道我有一万种该死的理由,但其他的九千九百九十九种对我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比如我发动了对魔族的战争,导致数以亿计的半神和魔族的人死亡,我错了,但并不后悔,因为我就是这样的性格,也不认为自己这样做有什么问题。亿万人死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国家的法律法规,亿万个种族绝灭,对我来说算的了什么,我根本不在乎。”

“那九千九百九十九种该死的理由,在我这都不是理由。唯独她在刚才,我忽然明白了,我只有死才行。邢彻死了,也许邢彻死之前也不知道这一切,他觉得她是尽了力的。因为她不能说,造物主不允许他说。于是魔族和神族的仇恨,就这么绵延下来了。”

陈羲道:“虽然我告诉过自己,永远也不会再详细你说的任何一句话,但我对你这些话不怀疑。”

徐绩自嘲的笑了笑,然后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造物主的?”

陈羲回答:“幻世提到六足虫王的时候,当时幻世说看到了造物主看到了水熊,在那一刻,以造物主对时间的掌控,难道看不到很多年之后水熊对其他种族的毁灭性?他当然看到了,非常的清楚。所以他没有杀死水熊,也不允许水熊在弱小的时候有人能杀死他,所以他把水熊带走了。”

徐绩哦了一声:“水熊那样的,可以造成无数种族的灭绝,造成的血气必然浓烈,他当然愿意看到。”

陈羲道:“让我确定自己猜测的,是在去了虫族的基地之后,见到了虫巢,见到了那个想杀死水熊的虫子。他说造物主设置了一个强大的禁制,就是为了不让水熊离开,不让水熊去祸害别的地方。但他错了,造物主设置了那个禁制确实是不想让水熊离开,他只是不想让水熊过早的离开,他需要的是水熊强大之后找到禁制的漏洞然后离开。”

“能够离开那个禁制的水熊,说明已经足够强大了,强大到可以毁灭别的种族,这才是造物主的目的。”

徐绩道:“你的头脑太可怕了,这些事居然能联想到一起,然后找出真相。”

他问:“所以你未来的目标,是杀死造物主?”

陈羲摇头:“杀他有用吗?他创造了无数的种族,或者说创造了可以诞生无数种族出现的环境,那么之后就一切都会按照他的预计发展。种族之间的不相容,哪怕是同族之间都会出现不可挽回的决裂,所以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他甚至什么都不需要去做,只是创造出来这个环境,那么接下来的一切都顺其自然就好了。”

“所以,即便将来我可以强大到杀了造物主,还是于事无补。”

徐绩忍不住叹息一声:“我以为你可以算尽天下了,原来真正算尽天下的是他。”

陈羲点头:“是啊,那才是真正的天下。”

徐绩挣扎着站起来:“送我回去吧,以后的事已经和我无关了,我要回去了,不管她愿不愿意,我想死在她不远处。”

陈羲张开手,手心里出现了一个漩涡:“好,我信你。”

漩涡越来越大,徐绩的身影越来越模糊。

“陈羲!”

徐绩在小时之间忽然笑着喊了一声:“如果能够选择一次,我真想和你认认真真的做朋友。”

陈羲笑着摇头:“时间也改变不了你的本性,改变不了任何人的本性,所以你我可能永远也不会成为真真正正的朋友。”

他指了指自己的心口:“但你留下了胖子,帝如风也是你。”

徐绩哈哈大笑:“对啊,我怎么忘了老子最终还是有一部分和你做了朋友,而你永远也不会去杀了我那一部分!”

他消失,笑容好像凝固在他消失的地方。

“陈羲,杀了他还是那句话,谁的死活都和我无关,但造物主逼死了她替我杀了他。”

得了厌食症怎么办
性功能障碍勃起不硬怎么办
怎样判断小孩是消化不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