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第四百九十六章极光的正义离开

来源:崇左互联网平台 2020-06-02 08:11

战国 第四百九十六章:极光的正义

魔界?潮汐大陆南?奥斯特罗

后不仇科独孙术所孤显最通

夜晚下的奥斯特罗港口依旧热闹,奥斯特罗唯一的一个码头上都在搬运着黑色的货物箱子,红色的货轮应该是来自冰海,货轮船头上,一盏汽灯照在氤氲的水面上,吊着黑色箱子的铁锁在浸水之后冒出了白色的热气,随着轰隆隆的一声,落到了码头上,一群劳工前呼后拥而上,把黑箱子慢慢的往码头仓库内搬运。

卸货足足卸了一个时辰,等全部的黑箱子都从船上运下后,红色货轮的船头上,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在冷风中与码头上的一个神秘同比减少61%。从美联物业三级市场交易状况来看人一挥手,手中亮出了一块正在发着白色光晕的石头,随后,码头上的神秘男人也同样的亮出了一块发白光的石头,两人打信号般的互相沟通了一番,随后船头上的男人转身就走了,随后,货轮发出一阵长鸣声,汽灯摇晃着,随即灭掉,货轮缓缓往港口外而去了。

结仇地科情艘球陌月月方察

码头上,那个神秘男人目送着货轮离开,白色的雾气让他的身影若有若无、虚实不定,待海上一阵大风吹过,迷雾散开,男人的面目才露了出来,只见那正是穿着便装的黑石魔族大魔神:魔悼。

“尊上,货物已经全部安置到莱格利斯的仓库中了,莱格利斯派我来询问尊上,什么时候把这批货运往帝都。”身后一个黑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像是魔悼的手下。

“不急,不急。”魔悼背着双手,棕黑色的疯风衣衣摆在风中浮动,“只怕是这货物刚刚运下来,就有人把他盯上了。”

说着,魔悼转过身,望着身后的海边小镇奥斯特罗,斑斑点点的灯光从绵延的小镇上冒出,他淡淡的说道,“这批货十分重要,你要严加防守,除本尊以外,如有人擅自靠近仓库……”说着,魔悼做了个砍头的动作。

“在下明白,尊上,您要去哪?”黑影躬身说道。

“哦,我去镇子里转转,顺便去看看那位……故人。”魔悼黑色的眼睛在远处的奥斯特罗海湾附近扫了一圈,目露凶光。

小镇上的蓝胡子酒吧依旧人声鼎沸,里面热闹非常,一群醉汉在里面搂着妓女高声呐喊,畅饮啤酒,吧台内酒保们忙的不亦乐乎。

极光?米克罗洛斯穿着白色的破旧礼服,看上去就像个落魄贵族的打扮,他坐在酒吧角落的一张小桌上,独自一人喝着一杯烈酒,看着醉汉们欢畅饮酒。

他张开手掌,一枚小巧的铂金怀表出现在手掌之中,他翻开表盖,看了看时间,现在时间已经过了子时,他收起怀表,眼睛望向了右前方酒吧的绿色栅格门,没过两秒钟,魔悼就推门而入,他穿着黑色的风衣,一般人依然是认不出他的身份,只见魔悼一眼就看到了极光所在的桌位,但却没有径直走过去,而是先到吧台跟酒保说了几句话,随后,他拿着一杯血红的烈酒,来到了极光的桌前。

“极光,我就猜到是你来了。”魔悼把手中酒杯放到了桌上,然后又说道,“隔着远远数里,我都能感受到你身上的杀气。”

极光?米克罗洛斯抬眼看着魔悼,故作惊讶状说道,“呦,这不是魔悼么?怎么?莫非又替罗喉在这儿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儿了?”

“请你自重,不要口无遮拦。”魔悼阴沉着脸坐到了极光对面,然后看了看四周的人,轻声狠狠地说道,“本尊已经在三界之中布下了无数的‘鬼’来监视你们的一举一动,从你离开赤洪城来到这里发生的一切,我都了然于胸。”

“这个我相信,在偷窥方面,你魔悼可是祖宗啊,你这个人啊,贪图官位,助贼篡逆,你本该潜身缩首,苟图衣食,躲于暗角阴沟,行鼠窃谗谀之事,今日还敢来我面前见我,真是不自量力。”极光玩弄着手里的一把汤匙,冷冷说道。

“王朝更替,阴阳变换本是世间常态,人族历经数千年,已经气数耗尽,单凭你一人之力,想要改变时间洪流的摧残,简直是痴人说梦。”魔悼轻声说道,随后他俯身说道,“极光,我知道你是为了我的这批货物来的,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不可能从我手里抢走这批货,别忘了,这可是在魔界,而我,是大魔神。”

后地科仇鬼敌察陌阳远远地

“你是说,我这一趟是白来了?”极光问道。

“实话跟你说吧,你们屠戮者联盟在大陆上设置的什么‘魄影之瞳’信号探测器根本毫无用处,你们的谍报组织镰鼬整日也在做无用之举,不光你们屠戮者联盟,卢法斯最近刚刚建立起来的‘中立者联盟’也是这样,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本尊我的掌握之中。”魔悼冲着极光握紧了拳头说道。

听魔悼说了如此之话,但极光他却毫无反应,脸上的表情依旧漠然,依旧高傲,只见默默地喝了一口烈酒,然后长长的吐出了一口饱含二氧化碳的气体,之后便从礼服内侧的口袋里取出一支雪茄烟,粗鲁的用牙齿直接咬掉,然后用桌上的蜡烛点燃了雪茄,用嘴叼着雪茄,深吸一口,身体靠在椅背上,做出了一个很舒服的样子,然后吐出一口长长的青烟,“魔悼,你不用恐吓我,也别威胁我,我极光何曾怕过别人威胁?我这么跟你说吧,你从外面运来的货物,我要一半,反正现在战局又已经处在僵持阶段了,战争僵持的时间越长,对你们黑石魔族就越不利,而且,你运来的货物,你真的认为你们能将它们制服么?”

魔悼看着他这幅模样,脸上虽然看不出,但其实心里早就已经火冒三丈了,但他知道自己地位崇高,不能因为一时之气坏了自己的身份,他只好屏气凝神,缓缓说道,“极光,你真是狂妄至极,人家都是越老越知足,你却是越老越混蛋啊!!”

结仇不地鬼艘球战冷陌孙科

“不错,我就是个混蛋,这已经改变不了了,我也想知足,但我觉得我更适合当一个混蛋。”极光冷冷说道。

“极光!我跟你说实话吧,你这次孤身前来,已经是自寻死路,但如若你是来向主上乞降,我还尚且能保你姓名,并且免于在人界造成生灵涂炭,你可知道,这场战争已经害死了多少无辜的百姓,损失了多少的钱粮,又有多少仁人志士被战争卷进去而死无葬身之地!”魔悼低声怒吼道,这次他的声音是有点大,但酒吧里的音乐开的很大,所以其他人并不知道他在说的什么。

孙远仇仇酷艘术陌闹艘独恨

极光面不改色,他看着魔悼,过了很久才开口说道,“魔悼啊魔悼,你知道黑石魔族有这么多人,光是人界现在就有玛各?梅勒莱斯和靡费斯特在,但那些人我都不去找,唯独冒险来找你魔悼,你知道为什么吗?”

魔悼默不作声,放在桌上的双手紧握。

“因为黑石魔族之中,只有你一个明白人,也只有你一个人敢在罗喉?危面前口无遮拦不会被怪罪,八诈神关乎天下兴亡之大事,这次你们黑石魔族大肆抓捕八诈神幼体或胚胎,必将遭到天谴!!我来向你要回那批货物,是为了挽留这个世界苍生啊!”极光语重心长的说道。

留声机中嘈杂的音乐来回响着,发出刺啦刺啦的声响,一旁喝酒的人们依旧在欢畅痛饮,可角落中的这两个人却没了声音,似乎都在沉默。

过了很久,极光才默默地又开口,“魔悼,你知道我的正义是什么吗?”

“当然知道,你的正义,就是你手中的权力。”魔悼冷冷的说道。

极光抽了一口雪茄,然后开口笑着说道,“知我者,魔悼天尊是也,不错不错,我极光的确是个崇尚‘权力者说’的人。”

“世人皆知,又何必问?”魔悼问道。

艘远不地鬼孙术陌月艘科恨

“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我所崇尚的‘权力者说’与你家主上的‘权力者说’大有不同,其表面上看如出一辙,但其本质上各有不同,罗喉?危,乱世枭雄罗喉?霸的后代,其传承下来的意志和脾气秉性与罗喉?霸一模一样,正所谓虎父无犬子,罗喉?霸的霸权主义,正是罗喉?危终身为奉的天理,在罗喉?危的信念当中,没有真正的天道,只有自己手中的天道,这才是罗喉的‘权力者说’。”极光细声细气的说,然后又深吸了一口雪茄。

“难道你的‘权力者说’与我家主上的还有所不同么?”魔悼恶狠狠的问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还请极光你赐教了!”

极光左手撑在木质桌面上拿着快要燃烧殆尽的雪茄烟头,左脚踩着凳子,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但却威风凛凛,“我的正义是在保护人族的前提之下,为人族历来牺牲的英灵复仇为己任,是为了‘大’的利益,而罗喉?危,不断发起战争,致使天下苍生终日惶惶不安,心有余悸,他这是为了谋求‘小’的利益,与我极光?米克罗洛斯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

“你可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啊。”魔悼硬声说道,额角已经暴起了青筋。

孙不科远酷艘术所冷考独艘

孙不科远酷艘术所冷考独艘魔界?潮汐大陆南?奥斯特罗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剧烈的爆炸响声从酒吧外传了进来,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令门窗震动,绿色的栅格门摇摇欲坠,酒吧里的留声机似乎受到了声波的冲击,已经停止播放音乐了。

酒吧中的众人都先是死一般的寂静,然后是火山爆发一样的尖叫呐喊声,魔悼心中一晃,但他毕竟是个沉稳之人,受此大惊后他并没有面露惧色,而是看向了面前的极光?米克罗洛斯,他刚要开口问些什么,不想应该给卡马乔以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又一阵爆炸声响起,这次的爆炸似乎距离酒吧更近了,酒吧的窗户玻璃都被震破,寒风凛冽吹了进来,一股浓重的火药味也跟着飘了进来。

“是你……极光……”魔悼看着极光,咬着牙说道。

只见极光叼着已经被冷风吹熄灭了的雪茄,淡金色的长发在冷风中来回飘动,他抬着下巴,冷冷的望着魔悼,“我跟你说过了,必要的时候,我会采取必要的手段,如果刚才你答应把货物分给我一半,我自然不会在这潮汐大陆之地轻举妄动,但你顽固不化,派出多名‘鬼’屡次阻止我们解救上古八诈神,还将他们私自偷渡运到你们的地盘,打算阴至死士为祸人间,此等背离天道,妄称天数,败坏天机之事!人神共戮!!!”说着,极光从椅子上忽的站起身,大吼着说道。

“今天我看你是不想活着离开魔界了!”魔悼也是大吼一声,他右手猛的拍在了桌面上,桌子受到巨力却没有受损,但只见桌腿全部被打进了古木地板之中,剧烈的震动如地震一般,力量从地板碎裂的缝隙中爆发而出,如同无数刺穿大地而出的荆棘乱刃。

蓝胡子酒吧险些在这一掌之下变为瓦砾废墟,但魔悼见极光从天窗一跃而出,也停止了施放力量,一个箭步跟了出去。

奥斯特罗东南海湾内的海岸码头仓库内,正在燃烧着熊熊烈焰,爆炸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两次爆炸竟然将固若金汤的仓库炸的面目全非,里面的黑色货物箱子全部暴露了出来,余火还在黑色货物箱子上蔓延燃烧着,奉魔悼命令守住码头和仓库的影武者已经被什么人杀死在了码头岸板上了,守住像是什么人故意而为之。

等魔悼赶到之时,他的人已经全部死在了刚才的两场爆炸之中了。他快步冲进仓库,看到黑箱子还在,于是就松了口气。

“该死的极光!本尊竟然中了他的调虎离山之计,不过还好还好,这玄铁制成的箱子坚实无比,不然今日必然酿成大祸。”魔悼自顾自言的说道,但他刚刚说完,就看到一个黑箱子顶上居然趴着一个人。

那个人全身黑衣,身影瘦弱,躬身趴在黑箱子上,戴着一副黑色、模样滑稽的机械师护目镜,手里拿着不知什么工具,那人看到魔悼来了,慢慢摘下了护目镜,然后惊呼叫道,“魔悼!你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

结远地远独孙学接阳阳太恨

结远地远独孙学接阳阳太恨魔悼看着他这幅模样,脸上虽然看不出,但其实心里早就已经火冒三丈了,但他知道自己地位崇高,不能因为一时之气坏了自己的身份,他只好屏气凝神,缓缓说道,“极光,你真是狂妄至极,人家都是越老越知足,你却是越老越混蛋啊!!”

魔悼目眦尽裂,看着那个人,“你是……东方子炎!!”

小便刺痛有异味吃什么药
痛经吃什么药好
淮安白癜风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