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天战神第4章奇怪的令牌离开

来源:崇左互联网平台 2020-06-02 13:12

丹天战神 第4章 奇怪的令牌

一阵强烈的爆炸忽然在纪羽眼前出现,没等他反应过来,墨长老竟然就已经化为了血雾。

他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这未曾完全消散的血雾,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墨长老不是説要自爆跟他同归于尽吗?怎么会这样……

“锵!锵!”

忽然,一阵铁块落地之声传到了他的耳中,他回过神来,竟然是一块红色的令牌落在了墨长老爆炸的地方,令牌安静的躺在地上……

“怎么回事?”他不禁心中自问。

墨长老在瞬间化为血雾,然而就出现了这个令牌,他还没有出手。

“救……救救我……救救我……”

一阵极为幽深的声音忽然在这个山洞之中传了出来,声音听上去十分的虚弱。

在这山洞之中回旋,却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谁!是谁在叫!”

纪羽一惊,全身战气顿时再次爆发起来,他神色凝重的望着四周围,想捕捉那声音的源头。

“救救我……”

那声音此时又再次响起,经过山洞的回音,从八方四面传入纪羽的耳中。

“救你?你在哪!”

纪羽听清楚了那个声音,先是一怔,旋即又朝着四周围喊去。

“令牌……令牌……”声音极其虚弱,最后説完令牌两个字更加是完全的消逝了。

令牌?纪羽心中一惊,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是墨长老那个地方的那个令牌吧!

他看向了墨长老爆炸的地方,那块令牌还躺在那里,周围都是血水,但这块令牌却干净的异常。

迟疑了一会儿,他还是向令牌的方向走了过去,而越接近,他便越能感觉到一股奇怪的力量波动朝他压来。

“好奇怪的感觉。”他心中喃喃道。

那是一股很温暖的力量,不知为何,他感觉到极为熟悉,似乎就是来自他的身上一般。

“九鼎丹火!”忽然,他止住了脚步,失神説道。

没错,肯定没错,就是九鼎丹火!那股力量,是九鼎丹火。

竟然在这令牌之中,这一刻,纪羽对这个奇怪的令牌更是多了几分好奇,究竟这令牌是什么来头,还有,刚刚那个声音,怎么会从令牌之中传出来?

九鼎丹火在之前融入了他的体内,对于这股力量,他比任何人都要熟悉,而那令牌之中也同样有着九鼎丹火的气息,丹火的力量似乎是极其贪婪的朝着自己涌来。

很快,他便将那个奇怪的令牌捡了起来。

仔细一看,令牌呈红色方状,而令牌上,则是有一个火焰的图案在上边,看上去似乎还挺古老的。

“喂!你还在吗?”这时,他朝着令牌喊了喊。

然而,令牌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十分的奇怪。

“难道刚刚是幻觉吗……”纪羽心中惊奇道。

照理来説令牌这种东西确实是不太可能会出声説话的,刚刚或许真的是自己太累了吧!

随后,他也没有立刻离开,只见这个令牌放好,就地盘腿而坐,他刚刚才拥有了战气,而且还是九级的战气。

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如果不及时巩固,他怕又会消失,那他就真的是从天堂落到地狱了。

“哼,宋家,等会我就回去找你们!”

他冷哼一声。

幽静的山洞,一把把的火把在安静的燃烧着,时不时会发出‘啪啦’的声音,山洞之中,安静的只能听到纪羽的呼吸之声,还有极其轻微的战气流动的声音。

战气在纪羽的丹田之中不断的积累着,他之前消耗的战气没场子;有场子也不断的在恢复,他有些奇怪的是,为什么自己受的伤会这么快就恢复,但战气却不会马上恢复呢……

这时,一道微弱的光芒同样的在他的身体之中散发了出来,等他留意到的时候,身上已经又彻底的被光芒给包裹。

还没来得及吃惊,便见到那块奇怪手可伸对门的令牌也同样的悬浮在半空之中,九鼎丹火的力量不断的传入他的身上。

“怎么回事!”纪羽心中有些吃惊,他只感觉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宏厚,并没有其他的不妥。

“咳咳……咳咳……”

忽然,一阵轻咳之声又从令牌之中传了出来,比起之前,已经多了几分的力气。

“谢谢,谢谢你……”那个声音忽然説道。

纪羽一怔,原来这令牌真的有人!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个令牌里面?”纪羽小心的问道。

他不敢轻举妄动,只小心的看着那块令牌,脸上还略带谨慎,毕竟他还不清楚令牌里面东西究竟是什么来头。

此时,令牌的光芒逐渐消失,红色的令牌再次悬浮在了半空之中,而不久之后,一道乳白色的光芒又从令牌之中浮现了出来。

下一霎,一个老者兀然出现在了令牌之上,看上去十分的虚幻。

“呵呵,谢谢小友救命之恩!”

老者满头白发,胡子长长的显得十分的飘逸,看上去,就像是隐士高人一般。

纪羽却被这忽然出现的东西给完全的吓了一跳,他连退数步,眼睛还愣愣的看着眼前出现的奇怪家伙。

“你……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令牌里面?”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

“哈哈,小友不用害怕,你可称老夫为天老,至于我为什么在这令牌里面,説来也是羞愧啊!”老者自称天老,説道自己为什么在令牌之中的时候,他脸上还有一丝的懊悔。

“怎么回事?”纪羽盯着这天老,看上去应该也不是什么普通的角色,搞不好还会是绝世强者,怎么可能会被困在这种令牌里面?

天老沉默了片刻,旋即一声苦笑哦:“只怪老夫贪心罢了!”

随后他又没有再説下去了,听得纪羽一阵糊涂,看来这对天老来説似乎还是一个痛苦的回忆啊。

“既然天老不愿提起,那不説也罢,但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那个令牌……会有九鼎丹火的力量吗?”这时,纪羽又开口问道。

説到底他还是比较关心九鼎丹火,是九鼎丹火给了他这一次重生的机会的。

“九鼎丹火!小兄弟你能感应到九鼎丹火的力量!”纪羽刚説完九鼎丹火,天老的脸色瞬间便是大变,像是发现了什么宝物一般,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纪羽。

纪羽一愣,旋即慢慢的diǎn了diǎn头:“这,有什么问题吗?我的确能感觉到令牌里面有很强的九鼎丹火的力量啊!”

此话一落,天老的脸色瞬间便变得无比的精彩,看向纪羽,有震惊,又有羡慕,似乎恨不得自己就是纪羽一般。

“呵呵,説实话,我也不知道这令牌究竟是什么来历,当年我发现它的时候,就感觉它有一股十分神秘的力量,被困进去之后,才发现那股力量竟然是传説中的神火,九鼎丹火的力量。”

回想起来,天老脸上似乎还有一种恐惧,随后他又看向纪羽:“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简单就发现九鼎丹火的力量。”

天老不敢相信,一眼看过去,纪羽的修为也不过炼体九级,连他都感觉不出来的力量,却被这炼体九级的小子感应到了,这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呵呵,这也没什么的,因为我曾经受过九鼎丹火的煅烧,所以才能感应出来。”看着天老那滑稽的样子,纪羽都不好意思再瞒下去了。

随后,他便将之前发生的事情慢慢的説了一遍,从在宋家被墨长老带走,一直到墨长老自爆,他都仔细的説了一遍,他感觉,眼前这个老者对他没有恶意。

听着,老者脸上同样有説不尽的震惊,尤其是听到纪羽被丢脸炉鼎,被墨长老以九鼎丹火煅烧的时候,不但将所有丹药融进,还浴火重生,他吃惊得几乎要大叫出来。

丝毫没有一个老人该有的稳重。

“哈哈,小友这是天命所归,天意不杀,所以才有了这涅槃之后,浴火重生的经历啊!”天老大笑着看向纪羽。

他此时看到纪羽,丝毫就不敢像看待普通人一样,试问在炉鼎里被人用九鼎丹火煅烧还不死,而且还能涅槃重生的,能叫普通人嘛?

就算是他,也决然不敢如此!

天老的这么一番赞赏,倒是让纪羽满脸通红。

多少年了,他可从来没有听到过任何的赞誉,他听到的,不是废物,就是奴才,这么多年,他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赞赏,脸上自然有着説不出的激动。

“呵呵,我还想问问前辈,刚刚那老家伙自爆,是不是因为前辈的缘故?”这时,纪羽忽然想起了墨长老那奇怪的自爆,不禁好奇的问道。

果不其然,天老大笑着diǎn头:“哈哈,我是趁他最虚弱的时候从他丹田之中释放出力量将他撑爆的,那小辈,实在是太过贪婪,若不是我被这令牌困住,力量没有恢复,也容不得他放肆,説到这里,我还是要再谢谢小兄弟一次啊!”

纪羽恍然大悟,难怪那墨长老会如此奇怪,到头来,还是因为贪心而死吗,但是,这块奇怪的令牌……究竟是什么来头呢!

纪羽拿着这红色的令牌,忽然之间,一阵乳白色的光芒再次闪现,令牌的颜色竟然开始不断的加深。

“好烫!”

纪羽一声大叫,将令牌甩在一边,这时,他手心之中,竟然同样的印上了这令牌的印记。

他又惊又奇,这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会是什么仪式吗?手中那令牌的印记正散发出一阵阵的力量,最后,完全融入他的身体当中。

“哈哈!奇迹,真是奇迹!恭喜小兄弟获得此宝!”而此时,天老却在一旁惊讶的大笑道。

大面积脑梗还能恢复吗
血管堵塞用通心络胶囊管用吗
遂宁治疗白斑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