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葬诸天正文第二十八章怪异的黎昀离开

来源:崇左互联网平台 2020-06-02 11:41

牧葬诸天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怪异的黎昀

第二天一早,黎牧运转双色光环功法,修炼了一会儿,便出了门。

路上,不时可以见到几个黎家护卫,他们看着黎牧经过,面上露出尊敬之色,虽然以往黎牧指导他们武技,也让人尊重,但终归没有实力。黎牧自然也懂得这些道理,他看着周围和他打招呼的黎家护卫,一一点头示意并没有因为如今的实力而有任何的倨傲之色。

“牧少爷~我是黎容容,你以前可是手把手教过我武技的!”“牧少爷,我是黎小羽,你还记得我吗?”“牧少爷,人家的武技好像出了点问题,你帮人家看看嘛~”旁边,一群黎家的少女莺莺燕燕,冲了上来,绕着黎牧说个不停。

黎牧有些手忙脚乱,颇显狼狈之态,他溜出人群,“我还有要事,晚间指导你们武技再聊。”

东院,黎牧看着偌大的庭院,里面的练武场上,稀稀疏疏的立着几个人影。

“牧少爷!”“牧少爷,早!”“黎牧弟,早!”练武场上,几名少年看到黎牧走了进来,面色激动的打着招呼,其中赫然有着黎阳的身影。

“你们早,我来找小黎昀,你们忙自己的就行,不用管我。”黎牧看着练武场上的一群人,笑着回应道,而后便离去了。

“少爷真是好脾气呀,他现在实力都远比家族护卫队长还强了,对我们还是这么谦和。”“是啊,黎华那家伙真不是个东西,竟然意图谋害少爷!”“哼!家主没杀了他,真是便宜他了!”

......

黎牧很快就到了黎昀的住处,他刚要敲门,却见房门半掩着,里面竟然传来了一阵说话声,“小昀,你在吗?我是你牧哥。”话音刚落,屋子里突然传来一阵桌椅翻倒的声音,黎牧吓得赶忙推开门,冲了进去。却见黎昀一个人在房间里,他倒在地上,脸色煞白,竟然像是遭受了重创。

“小黎昀!你怎么了”黎牧连跑了过去,把他扶了起来,他手掌一翻,手心中就出现了几珠水滴,正是第三层世界之中的神秘河水。黎牧小心翼翼地把水滴喂进了黎昀的嘴中。

不多时,黎昀就醒转过来,“牧哥,是你呀。”“你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昏倒过去!”黎牧脸上有些焦虑的看着黎昀,急切的问道。

“那个...哦,对了!我刚刚修炼来着,好像不小心出了岔子,才会这样。”黎昀的小脸上渐渐恢复了血色,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

黎牧心中总觉得哪里不对,他又为黎牧好好的检查了一下身体,却发现并无异样,也就放心下来。“武技修炼不可操之过急,有问题就来找我知道了吗?”黎牧不放心的有叮嘱了一句,接着说道:“你刚刚受了点伤,就好好休息,我还要去三长老那里一趟,等你好些了,晚间就一起去参加我在藏书楼前的指导大会吧。”

“嗯嗯!牧哥,你放心吧,我没事了,晚上我就会过去的。”黎昀脸上露出一抹犹豫之色,似乎想说什么,但终于还是沉默了。“怎么了?小昀,有什么话你跟我说就行。”黎牧看着小家伙的神情,很是疑惑。

“哦,额,我没事的,牧哥,你还是先去看看三长老吧。”小黎昀说完便躺在了床上,他肉嘟嘟的小脸上带着一点笑意,似乎是为了安慰黎牧一般。

“那好吧,不过切记,有什么事就告诉我,等我离开了,我会告诉爹,让他好好照看你的。”黎牧看着小家伙的眼睛,不知怎的,他总觉得小黎昀以前的眼睛似乎更加透澈一些,现在少了一种天真烂漫的神采。

黎牧心中微动,小黎昀的父母在他小的时候就因怪病缠身而死,他没什么朋友,从小就和自己在一起玩耍,或许是如今自己要走了,他害怕孤孤单单,没人陪伴吧。

“小昀,你在家里好好修炼两年,我去了学院也会回来的,等你大了些,我们一起走出东江郡,去游历四方,好不好呀。”黎牧摸了摸小黎昀的脑袋,安慰道。

“嗯!好,牧哥,,你放心吧,我没事的。”小黎昀看着黎牧,认真的说道。

黎牧见状,便也安心了许多,“好,那我先走了。”随着黎牧转身离去,带上房门,小黎昀的眼睛陡然间闪过一抹诡异之色,一道若有若无的声音传了出来,“刚才那似乎是造化圣灵涎!可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城镇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存在?奇哉怪也!!”

黎牧离开了东院,一路上很是费解,他总觉得小黎昀似乎有哪里不对劲了,但一时又说不上来。摇了摇头,黎牧便暂时不再去想这些了。

“我还是不去见三长老了,唉,还是见父亲吧,也是一样的。”黎牧想了想,旋即改道向家主居院而去。

过了少晌,黎牧便已经到了,“父亲,您在吗?”黎牧的话音刚落,房门就打开了,“牧儿,你来了。进来吧,有何事吗?”黎晨坐在屋内的椅子上,正在看着账簿。

“父亲,我准备明日就去找擎珂长老,去圣灵学院了。”黎牧看着黎晨,很是不舍。

“明日?这么快吗?也好,早些去对你来说是比待在家族里闷头修炼要好得多。”黎晨放下了手中的家族月账,他看着黎牧,久久无言。

“父亲,孩儿就要离去,这些东西是留给您的。”黎牧说着,便从血色界心塔里取出了一个包裹。

“牧儿!你,你这是?”黎晨很是吃惊,黎牧凭空取出了一个包裹,让他有些意料不到。他虽然听说过有一种储物的宝贝存在,却从来没有见过。“难不成,这是擎珂长老赐予你的吗?”黎晨小心地问道。

“不,并非如此,孩儿有幸得到了一个机缘而已。”黎牧回道,他打开了包裹,露出来其中的东西,里面是二十个雷属性灵果和几个小壶。

“父亲,这银色的灵果你自己服用即可,每天一枚最佳,服用越多,效力越少。它可以强化肉身,增强雷属性威力。至于这小壶里,装着一种奇异的灵水,服用一点就可以让重伤之人恢复如初,父亲你可以用一下给三长老疗伤。”黎牧看着包裹里的东西,一一为黎晨介绍着。

“牧儿,为父知道了。只是,这些都是小事!你身怀机缘宝而央行最终拟定的这份方案中物的事绝不可以随意告诉别人了!到了学院你更要铭记,为父虽然不知道你的机缘是什么,但这种本事总归惹人觊觎。”黎晨脸上满是担忧,叮嘱道。

“父亲放心,除了您,并没有外人知道,就连擎珂长老也不知道的。”黎牧知道父亲只是关心自己,于是就出言安慰道,“孩儿虽然年幼,但已知人心险恶,父亲尽管放心就好。”

黎晨看了看包裹,他说道:“这些东西太过珍贵,既然是雷属性的宝贝,想来对你更有用处,你还是自己带上吧。”

“父亲放心,孩儿还有许多,若不是担心留下太多,怕暴露出来,就是给您留下上百个也不成问题,至于那灵水,我也还有许多富余,您就收下吧。孩儿一去,只怕最少也要两三年才能回家了,父亲您自己保重。”黎牧对着黎晨拜了下去,黎晨看着黎牧,眼中盈着泪水,“好!牧儿,你起来吧,为父收下便是。”

“父亲,孩儿还有一事,刚刚我去看过黎昀,见他状态似乎有些不对劲,或许是我要走了,他有些难过。孩儿走后,希望您能多照顾一下他。”“放心吧,牧儿,黎昀那小家伙身世可怜,他从小也和你最亲近,不过黎阳那小子和他倒也合得来,以后我会多照顾他的。”黎晨把包裹收了起来,他扶起黎牧,“晚间还要指导家族中人的武技、功法,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是,父亲,那孩儿就先去了。”

—————————————————————————————————————-

待到黎牧回去,已是下午。他没有再出去,只是盘膝修炼起来。

另一边,三长老的住处。

“老三,你要振作精神,黎华那小子犯了错,不干你的事,家主从未责罚过你,甚至还看在你的面子上,没有杀他,让他管理坊肆去了。”三长老的屋子里,大长老黎之星待在他的床边,安慰道。

三长老面色惨白,以往三位长老之中,就属他最为精神,现在因为黎华之事的打击,显然有些心力交瘁。“大哥,我...我对不起家主,对不起牧少爷。没想到那个小混蛋竟然...咳咳咳...”三长老刚说了两句话便又咳了起来。

大长老正要说话,房门却开了,“家主!”大长老略施一礼,床榻之上的三长老也要起身,黎晨一下按住了他,“三长老不必如此,你本就受了伤,应当好好修养。我此来,是给你带来了疗伤之药。”黎晨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玉瓶,“这是一种疗伤药,很是有效。你服下之后,很快就会康复的。”

“家主!我黎道对不住你,也对不住少爷!”三长老脸上老泪纵横,他虽然脾气直率,火爆,甚至有些蛮横,但一向为人正直,没想到自己最疼爱的孙子竟然犯了那样的大错,这让他心中悲愤交加,难以平衡。

“三长老不必多虑,这件事本与你没有关系,我和牧儿都没有怪你的意思,甚至...这瓶灵液还是牧儿送给我,让我给你疗伤之用。”黎晨顿了顿,还是说了出来。

“少爷...他...我,我......”三长老嘴唇哆嗦,脸上既羞愧又感动,一时说不出话来......

铜陵白斑疯医院
辽阳治疗白癜风医院
双侧颈动脉内膜增厚伴斑块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