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震八荒359第三百五十九章祈求同死离开

来源:崇左互联网平台 2020-06-02 11:31

雷震八荒 359.第三百五十九章 、祈求同死

“额,嘿嘿,我只是随口说说,毕竟那头旋龟施展太厉害了,有些害怕而已!”龟宝见到了阮月怜不同意,而且还说出了一些厉害关系,仔细一想,确实如此,于是淡淡一笑,开玩笑地讲道。

“那师兄觉得应该如何对付,若是再按照刚才的办法,似乎我们根本无法引开那旋龟了。”阮月怜根本没有什么办法,又询问道。

“这个……”龟宝也施展没有办法,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

而龟宝与阮月怜打从心眼底下,就不想再回去招惹那个旋龟,而且那旋龟蕴含的力量让他们胆战心惊,可是不回去,又有诸多弊端,毕竟就目前而言,招惹一头不会飞翔的异兽,好过得罪一个强悍的金丹期修士。

顿时,龟宝将牙齿咬得咯咯的直响,终于定下了决定,便望着阮月怜那双清沏见底的眼神,讲道:“月怜,你现在就回之前那个小岛去,等我去引开那头旋龟,而在一个月内,我无法到达,你便直接去龙鸣海域,寻找龙涎灵果了。”

“归师兄,你有把握么?”阮月怜望着龟宝坚定的眼神,却是犹豫了一下,快速地思量起来,可是心底隐隐不安,半晌之后才问道。

“没有!”龟宝摇了摇头,说道。

“那你还要自己去送死?”阮月怜顿时清澈,又冷静的眼神,闪过一丝悲凉,顿时又问道。

而且阮月怜非常聪明,从龟宝的话中感觉有些奇怪,同时也知道要引走那头旋龟,并非容易的事情,可是龟宝独自前去,就是为了想要成全自己,而他这么做,对于一个完全没有关系的人,却是无法做到的,难道真是将自己当做红颜知己了么,还是有特别的情愫么呢?

“月怜,之前我已经说过,能够接受你这个知己,是归某一生的幸运,而为知己去冒险,更是归某荣幸,虽然没有把握,可是也不至于会死,而你留在此处,恐怕会让我分心,倒是一些事情无法施展出来。”

龟宝看着阮月怜一双惊讶的眼神,顿时叹了一口气,而阮月怜是一个冰雪聪明的人,应该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况且已经想好了办法,却不能在失败了。

“呵呵,师兄真是好气度啊,可是你将我当成知己,我却无法为你分忧,那还算什么知己,无论如何,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阮月怜眼中带着无奈,冷笑了一下,反问讲道。

“额,月怜,我以为你是聪明的人,为何在此时又要犯糊涂呢?”龟宝又迟疑了一下,无奈地问道。

“呵呵,师兄不是也同样如此么!”阮月怜看着龟宝嫣然一笑,或许此时,才能感觉知己的意义,就是那种明知前方危机重重,也要不离不弃的守在一起,也要一起去面对的那种感觉。

“额!”龟宝见到了阮月怜如此说道,那也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如今生死关头,却变成了像是在互相倾诉情意的时候,也让龟宝有些触动了,而若是能让阮月怜成为一生相伴的知己,那为她寻药炼丹,治疗脸上丑陋印迹,又何妨呢。

“呼!”飞行舟又再次飞向了那个旋龟所在的小岛,而在到底小岛附近时,龟宝又讲道:“月怜,我们先分开两个地方,同时对旋龟施展攻击了,若是它一出动,那我们边立即逃窜,若是它不出动,那我们就打到他出动。”

“好!”阮月怜也答应了起来,然后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叠天雷符,准备施展攻击了,然后两人就分开了,又取出了许多件防御法器,准备抵挡了。

此时,在小岛树木丛中隐蔽的应朝今,正在嘟哝着要如此折磨这两个言而无信的筑基期小友,可是见到两人回来的时候,却是喜出望外地讲道:

“嘿嘿,我就说说么!应某从来不会看错人的,两位小友绝对是非常有诚信的修士,如今看来有冒着性命危险,来骚扰旋龟了,而若是旋龟一离开,那么旋龟龟蛋一定就是应某的了。”

龟宝与阮月怜两人,不停地驾驭着飞剑,升上高空中,一人施展太乙神雷诀,一人扔出很多张天雷符,可是两人又不能升得太高,不然就无法追击旋龟了,若是太低,又害怕被旋龟的法术击中,于是只能停留在一个能攻击到旋龟,又减少被旋龟攻击的高度。

为明年的民歌摇滚专辑做准备。阿宝表示

顿时天空中闪过很多道亮光,将整个天际都照亮了,而且还持续了很久,“轰隆隆!”龟宝施展了一道巨大的天雷,直接砸向了旋龟,而且是击打向它的头部。

“轰隆隆--”阮月怜扔出了十张兽皮天雷符,顿时十道碗粗的天雷就一齐砸向了旋销售比去年同期萎缩35.6%龟,而虽然单道天雷的威力比不是龟宝的雷暴,可是十道天雷的威势,已经非常勇猛了。

旋龟见到了两人又来骚扰,顿时又发怒了起来,随即又快速地挪动了一下位置,毕竟头部被击中,“轰!”雷暴就在旋龟的头部附近爆裂了开来,“噗--”十道小天雷也在击中了旋龟的身体,发出了一丝丝响声。

应朝今见到了两人施展的天雷,又露出了惊愕,特别是见到了龟宝的雷诀,更是惊恐万分,心中有暗道:这种威势的攻击,恐怕连筑基后期的修士,都不敢硬接了,可惜对方是异兽旋龟啊。

而这个当小友施展的雷诀,玄妙无比,威力非常猛烈,假以时日,必定非池中之物,可是如今面对如此大难,也不知道能否安然度过了。

“吼!”旋龟顿时仰天怒吼,直接盯着空中的两人,刚才被雷电击中之后,就像是是挠痒痒一样,可是却异常愤怒,立即用巨大的爪子抬起再拍下,“噗!”口中吐出了团团冰雾分别向着两人喷去。

两人见到了冰雾喷了上来,立即都御使盾牌法器挡了上去,然后就继续升上空中,避免被喷中了,而盾牌法器被冰雾击中后,却都凝结成冰块了,却是没有任何损伤,但是龟宝与阮月怜又逃之夭夭了。

另外一些没有击中两人的冰雾,在空中凝结成为冰块之后,就全部砸了下来,不是掉在沙滩上,就是掉在了海中,顿时也卷起了许多沙子与海水。

而那旋龟硬抗龟宝与阮月怜的雷击,又见到了两人离开了,却对着在空中逃窜两人怒吼着,却没有追赶,毕竟这里还有更重要的东西需要守护。

可是这却不是龟宝与阮月怜想要的,两人远远对望一眼,似乎已经找到了对方这头异兽旋龟的办法了,顿时龟宝立即又施展了雷暴,阮月怜也又再拿出一叠兽皮天雷符,继续向着旋龟轰去。

面对着空中狂雷的轰击,旋龟顿时吼声连连,只可惜龟宝与阮月怜两人,已经见识到了旋龟的吼声,如今已经施展灵力护住耳识,甚至将耳识关闭了,而且距离如此之远,旋龟的吼声也没有奏效了。

“不行,这头旋龟外壳坚硬无比,我们的攻击根本没有对它造成伤害啊,而且只是在不停消耗灵力与符箓而已。”龟宝一挥手,便阮月怜说道,似乎已经看出一些端倪了。

而龟宝的太乙神雷诀在对敌的时候,消耗的灵力要比一般的功法更加多,但是同时威力也强大许多,但是龟宝如今修为有限,就是法诀如何精妙,却是无法施展出威力,而若是在之前吃下绿幽果的时候,那施展出的威力,估计连应朝今也会害怕的。

如今两人击打了如此之久,阮月怜也丢出了两三百张兽皮天雷符了,可是那旋龟还是毫发未伤,就算是能打痛了它,但是旋龟却是非常顽固,一直都只对着龟宝他们巨吼着,完全没有挪开多远。

“是啊,如今我们对它狂轰滥炸,也根本无法让撼动它分毫啊,可是又能如何呢?”阮月怜也无奈地问道,而她只能刻画中阶的兽皮符箓,若是能偶刻画高阶的玉石符箓,那攻击的威力就相当于金丹期修士,可能对这头旋龟就有些伤害了。

“先停一下,思量一下办法吧。”龟宝脸上露出苦笑的,又讲道。

而不要说那旋龟的硬壳了,被雷暴击中之后,没有什么损害,就算是击中了腿脚与头部,似乎也连一点的痕迹都没有留下来,这让龟宝十分的沮丧,原来在这些异兽的面前,自己是如此的渺小。

而修仙界如此广阔,灵兽、异兽更是有千千万万,以如今的实力与他们相比,根本就还差得远了,于是龟宝也知道自己的弱项了,除了要修炼到人类修士的顶点,还要比灵兽更加强悍,这样才能主宰自己的性命。

此时,龟宝与阮月怜正在空中思量对付的办法,旋龟却是在海岛上面怒眼注视着,又偶尔发出了巨吼,而在海岛的另外一边,应朝今却是着急得虚汗直流,一双拳头握得紧紧的,一边想要催促龟宝两人继续动手,一边又害怕他们拿旋龟没有办法了。

而他们敢这样去骚扰旋龟,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了,若是应朝今遇到了旋龟,却是早就逃之夭夭了,所以如此惊险的情景,却是让人看了热血沸腾,又让人担惊受怕了。

藤黄健骨丸能舒筋健骨吗
月经不调该怎么食疗
经常大便干结吃什么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