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无敌新秩序30命脉杀意已决离开

来源:崇左互联网平台 2020-06-02 12:44

英雄无敌新秩序 30.命脉?杀意已决

柴琅等人回去的路上再没有看见那只带来灾难的雷鸟王,尽管地下世界的雷声隆隆,但闪烁的雷光却再没有出现在柴琅等人的面前。

“终于到家了”柴琅远远的就看到了在荧光下仿佛是森罗阎王殿城墙般阴寒的砖瓦,这里的确是一个没有多少人气的地方。

“大家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家了”柴琅朝着身后的民兵们挥手,大步迈向前去,他已经没有背着古劳伦了,因为古劳伦在半路上很快就醒了,只是被石头砸一下昏死过去而已,常年生活在战争频发的世界里,身体素质自然要比柴琅前世所在的地球上的壮汉们身体还要好上很多。

醒来的古劳伦发现柴琅竟然背着他,差点没有哭出声来,和其他的民兵一样都是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柴琅不以为然,毕竟又不是什么救命之恩,但古劳伦认为这比救命之恩还要重要,因为他感受到了尊重和器重。

当即古劳伦就宣布了效忠,这是永不改变的效忠,即便以后柴琅背叛他们,他们都不会有一句怨言。

柴琅感觉这是不有点太好收服了,但英雄无敌世界里的低级士兵们就是那么简单。

身后的民兵听见马上就要到家了,不禁欢呼起来,终于可以回家了,吃着并不香甜的饭,睡着并不暖和的床,但有家人的陪伴,家就是天堂。

众人很快就通过了黑暗曙光城市的大门口,门口用的是比较简单的铁栅栏,也难为玛丽斯了,在这座连铁剑都造不出来的城市使用铁栅栏,不过不用点硬东西的话,这座可以说是不设防的城市早就已经破了。

门口当然也有守卫,不过不是民兵,因为这次出战古劳伦已经将所有的民兵都带了出来,所以门口站岗的只是两个有些瘦弱的十五六岁的小孩。

“父亲”望着眼前走过的民兵队伍,两个小孩探头探脑的寻找自己父亲的身影,很快其中一个就发现了自己父亲的......尸体。

瘦弱的男孩扑到他父亲的身上,涕泪横流,不停的呼唤着自己的父亲,所有的人静默了,低着头没有说话。

柴琅叹了一口气,战争总是这样,只会有大量的家庭因此而陷入到痛苦之中,而在这充满争斗的世界里,根本无法避免。

“玛丽斯,给每一个死去的民兵家里发五十金作为抚恤金”柴琅对玛丽斯吩咐道,五十金并不多,但足够平常人家省吃俭用在地底世界活上十来年了。

“是,我回去就办”玛丽斯大妈点点头,这么点钱,还不需要她多考虑。

柴琅准备让古劳伦先将所有人遣返回去,将那些死掉的民兵都带回他们自己的家去,再将伤亡全部统计过来,改天向他汇报,至于狗头人身上拿下来的材料,由柴琅来贩卖,卖得的金币,领主和民兵五五分成,这是柴琅强调的,传统的领主基本是不会打赏给军队,除非获得了什么重大的胜利,否则就只有军饷和从敌方身体上缴获的战利品,当然了,能够作为材料野兽部位不算是战利品,是都要上交给领主的。

正当柴琅和古劳伦商量着接下里的安排,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插了过来。

“这不是我们的领主大人吗?成功出征回来了?不知道有什么收获呢”拉姆的声音依旧是那样让人生不起一点好感,挺着个啤酒肚身边带着两名精英戟兵武警男声合唱团、爱乐女声合唱团、警官合唱团、将军后代合唱团、北京建行合唱团等也都代表了各自领域。这就让不能去现场的观众,一副富家少爷的样子,不过那双充满着猥琐的眼睛一直在萌萌身上打转。

柴琅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这家伙是属狗的吧,自己刚回来就被他闻到味儿了。柴琅也不理他,就当是没有看见,继续和古劳伦商量着,以后民兵们的抚恤金问题还有待商议。

拉姆发现柴琅没有理会自己,脸上渐渐多了一点怒意,他现在就算是在地面上也算是一个有身份的人,柴琅那么一个小小的领主也敢给自己脸色看,看来也是该给这个不知好歹的小领主一点脸色看看了。

拉姆抬头仔细的看了一眼柴琅所带出的去的民兵们,死的死,伤的伤,没有受伤的民兵竟然只有二十多,只是三分之一,不禁心里对柴琅充满了鄙夷和不屑。“看来领主大人这次出师不利啊”

“伤员过半,看来领主大人很难保卫巴托莱恩了,要不要我借您点人手,还是干脆我帮你保卫巴托莱恩好了”

柴琅依旧不想理他,对拉姆的杀心已经足够重了,和一个即将死的人发火只是自己找不痛快而已,没有必要,而且在这里跟他发生冲突也会显得自己没有风度。

所以柴琅依旧没有理他,和古劳伦商量着:“没有受伤的士兵们你要明天开始训练,田里的农活先交给家里人来打理,我也会开始发给你们军饷,受伤的人等他们伤好了以后也马上参加训练,以后需要战斗的地方还有很多,所以必须把战斗力提上来,记住一句话,训练的时候多流汗,战斗的时候就会少留血”

“是,领主大人,我记住了,我马上回去着手训练的事情”古劳伦点点头,立刻回头去招呼民兵们。

柴琅依此类案件多发旧不理拉姆,这让拉姆的脸越发的阴沉,从他身上可以明显的看出对柴琅的敌意,但很快,拉姆的脸上一改,从一脸怒意变成了满脸的微笑,不过那笑容十分的阴森。

“领主大人,最近地面上的粮食歉收,我们地下也得受影响,看来粮食的价格又得涨了,我建议您多存些粮食起来吧”

听到拉姆的话,柴琅的心里一紧,粮食,一直都是巴托莱恩的生命线,毕竟不可能所有人的只靠着这群民兵们种出来阴纹芋过活,地下世界能供食用的粮食实在是太少了。

所以柴琅眼神一下就咪了起来,淡淡的杀意伴着微弱的荧光,多一分阴森和寒冷:“以为掐住我的命脉就可以让我乖乖就范?呵呵,本来还想让你多活几天的,是你自己逼我的”

清远治疗白斑的医院
治风湿骨痛外用秘方
咸阳治疗白癜风方法